欢迎来到-经纬娱乐平台官网:“不是解释,少妇冒充只是沟通一下。

夫妻之间最怕的就是没有沟通了。

很多误会都是这么产生的。

”刘伟名笑着说道。

“你上网去看看娱乐兴趣就知道了。

这两个每个版面都是伟名与今年最强劲的女歌手许岚情歌对唱的照片。

标题都是什么‘是兄妹还是情人?

’、婚女网恋‘演唱会上,婚女网恋许岚与神秘男人情歌对唱,情意绵绵’等等的,反正一看就来气。

”范滨滨直接放下碗筷,也没准备继续吃饭,绘声绘色地对张云佳说着。

“演唱会?

许岚?

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越听越迷糊,丈夫逛街你不是去北京参加你朋友的婚礼的吗?

”张云佳皱着眉头问着一旁的刘伟名。

刘伟名继续吃菜吃饭,遇男友一个人悠闲不已。

他没有回答张云佳的疑惑,遇男友因为他知道一旁得范滨滨会把事情说的非常透彻的,自己完全可以省掉着无谓的口水。

“他哪是参加什么婚礼啊?

我看啊他是去特意去参加他这个妹妹的演唱会得。

”果然,少妇冒充范滨滨当即就接上了话题,少妇冒充而且在妹妹两个字上面说的非常重。

接着说道:“这个许岚是今年的新人,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一出来就大火。

专辑卖的让人叹为观止。

人长的也不错,唱功也好,而且没什么负面的新闻。

所以成为了今年华语乐坛最强劲的女歌手。

什么亚洲最佳新人奖、最佳华语女歌手奖、最受欢迎女歌手奖都让她拿了个遍了。

早几天,她在北京举行了她个人的首场演唱会。

在演唱会上,许岚突然真情流露,在演唱会上面对一位神秘男人表白,说的那叫一个酸,虽然没说这个男人是谁,但是却指明这个男人就在现场。

虽然现场的歌迷就起哄,一定要让这个男人出场,接着咱们的刘大书记就上了台。

两人情意绵绵地演唱了一首粤语请个《片片枫叶情》,唱的那叫一个投入啊。

”“真的啊?

伟名…。

”张云佳长大了嘴巴,婚女网恋不敢置信地望着刘伟名,婚女网恋想询问什么,不过直接被刘伟名打断。

刘伟名没有理会张云佳,而是笑了笑,继续吃饭,对着范滨滨说道:“你知道的还真详细。



“那当然,丈夫逛街我每天都会上网看一看娱乐新闻的,丈夫逛街谁知那天一点开就全是你的和那女人的照片,我当时还以为是巧合呢,后来特意去找了许岚演唱会得视频,反反复复地看了四五遍。

”范滨滨很神气地说着。

“伟名,遇男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怎么能这么鲁莽呢?

你知道你这么可能出现的后果吗?

你是政府官员,遇男友怎么能与娱乐明星扯上关系呢。

”张云佳着急地说着。

刘伟名看了看范滨滨,少妇冒充又看了看张云佳,少妇冒充两个不同性格的女人,所考虑问题的侧重点确实不一样,可能也与两个女人所处的位置有关系吧。

张云佳首先考虑的是这件事情会不会对自己的前途有影响,而范滨滨明显的是在吃醋。

吃刘伟名竟然又勾搭上了一个大明星的醋,刘伟名笑了笑,暗道一山不容二虎的定理果然还是正确的。

自己有女人她范滨滨不是不知道,也没见她生过气吃过醋,这次吃醋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许岚也是娱乐圈的人也是个大明星的缘故。

“好了,婚女网恋不要再审问了。

事情其实很简单。

我和许岚是在林阳认识的,婚女网恋那时候她还只是江南省拌舞剧团的一个演员。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父亲正得了癌症,我就帮了她一把。

后来正好碰到赵俊来参加我的婚礼,我就顺带着想赵俊介绍了一下许岚。

赵俊也就当做试一试把许岚带去了北京进了他们公司。

后来的事情我就一点不知道了,直到赵俊来清泉我才知道许岚现在有多么火。

这次去参加赵俊的婚礼,刚好遇上了许岚的演唱会,她硬是邀请我参加她的演唱会,作为朋友我没办法拒绝,毕竟这是人家的首场演唱会,对她意义很不一样。

后来在演唱会上许岚突然向我表白,我自己也给吓了一跳。

许岚说完之后台下反应强烈,不过我没上去。

后来演唱会得导演不停地求我,好像我不上台这演唱会就办法继续进行,许岚就毁掉了一样。

没办法,我只能上台了。

不过我在台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不喜欢许岚,我帮她只是因为我欣赏她的为人,我把她当朋友当妹妹。

后来没办法又唱了首歌。

整个事情就这么简单,真不知大范滨滨你这么多年在娱乐圈是怎么混的,你难道不知道娱乐新闻上面报道的东西有几分真实性吗?

我相信这件事情不会成为别人攻击我的把柄,我在台上把该说的都说了,该解决的都解决了。

放心吧,没问题。

我刘伟名不是小孩子,不会这么不知道轻重的。

还有,滨滨,如果你真的再提这件事再生气的话我就真的发火了。

”刘伟名半真半假三言两语就把事情交代清楚了,另外恐吓着范滨滨,因为他知道这招对于范滨滨来说最为管用。

“你乱说什么呀,丈夫逛街这么大的姑娘了说话总是这么不经过头脑的。

”董静脸一红,丈夫逛街没好气地白了董琳一眼,随即怪异地看了看刘伟名,然后对董琳说道:“我和朋友很早就认识了,我们是校友。

在大学那会就见过,后来我去清泉采访过他,大家又都遇上了。

你早几天对我说救你的人是刘伟名后我就一直在想这个刘伟名是不是就是我认识的刘伟名,今天刚好遇上伟名就问了,然后请他来了家里。

人家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呢?

连个电话里说声谢谢都没有,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不是…不是…不好意思见他嘛,遇男友他突然就从仇人变成恩人人家有点不习惯嘛。

再说了,遇男友她以前对我那么差,最多我和他算是两清了,谁也不欠谁的。

”董琳嘟着嘴为自己辩护着。

“你……,少妇冒充怎么能两清呢?

人家救了你就是有恩于你,少妇冒充不说知恩图报,但是感恩之心总该有吧。

伟名,你别介意,她就是这么一个性子,小孩子一样。

”平时从来没说过这么多话发过这么大脾气的董静今天彻底被董琳给气着了,当着人家的面说话这么不给刘伟名留情面的让董静真的很难做。

“没事,婚女网恋以前我确实有不对的地方,婚女网恋再说在飞机上出现这么情况我也有责任,严格来说还是我对不起董琳。

你要是愿意两清我非常乐意。

我这人别的不怕,就是怕欠人家的人情债。

”刘伟名笑了笑后说着,他现在被这两姐妹给彻底逗乐了。

这么一对性格完全相反的姐妹真不知道平时在家里这生活是怎么过的。

“看你现在都被爸妈惯成什么样子了,丈夫逛街陪伟名说会话,丈夫逛街我去拿点水果。

”董静又白了董琳一眼,然后起身往房里去。